阅读历史 |

第二十六章:楚遇就嘟囔着喊了一声哥哥语气甚至还带着委屈(1 / 2)

加入书签

窗外春日里疯长的枝丫在不断地摇晃,透过窗户,摇曳着像是鬼魅般的双手,它们攀爬在木质的地板上,不断地上前,直到勾住楚遇的双脚。

楚遇双目直勾勾地看着楚莫秋,哪怕他已经知道答案了,他还是想要让楚莫秋亲口告诉他。长久的等待,让楚遇感受到了凉意,理应春天的晚上不会是这般冷的,但是看着眼前一言未发的楚莫秋,楚遇还是感受到了那股冷彻心底的寒。

楚莫秋侧了侧身子,一副要走的模样,楚遇见状忍不住伸出手拽住了楚莫秋的手腕:“哥哥,告诉我。”他的声音早已不冷静,可以说是带着命令的语气。

楚莫秋动了动:“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。”

轻而易举地挣开了楚遇的手:“楚遇,不如管好你自己的事,别浪费我的时间,我不是每一次都有空,替你教训那些欺负你的人。”其实楚莫秋的语气没有这般冷淡,但是当下的情况,到了楚遇耳里,就变得意味深长了。

楚遇被挣脱的手在半空中晃了晃,眼睁睁地看着楚莫秋冷漠地离开他的视野中。

他心里隐隐有些猜测,聂老板和他弟弟的事,楚莫秋可能有插手,也有些怀疑那天晚上路灯下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楚莫秋。他原本是想直接去问问,这种事上,楚莫秋向来不会隐瞒什么。

可为什么?

为什么偏偏在这样的场景下。这样不好的氛围中,楚遇有些窒息。

明明猜测得到了肯定,却没有半点欣喜。

反而觉得痛苦。

管好自己的事。

别浪费我的时间。

所以楚莫秋是觉得,处理这些事,是一种麻烦,更是一种浪费时间。

楚遇抬头抚了抚自己的额头,有些自虐地拽紧了手,垂落的头发被捏紧在手心,太过用力的力道,让头皮传来了疼痛。

楚莫秋并没有回答楚遇的问题,在楚遇的质问中,他只是无关紧要地提起了酒吧里的事,态度寡淡,随意转移了话题,堵住了楚遇的嘴。

楚遇看重的所有事,在楚莫秋眼里,也只不过一句“别浪费我的时间。”罢了。

松开了手,白皙的手心被掐出了一道的血痕。

楚遇看了一眼不远处立着的行李箱,然后走了过去,推开了大门,离开了。

隔天楚莫秋醒来,一直到用完早餐都不见楚遇下来。

“去看看小少爷,有没有醒。”说完拿起纸巾擦了擦嘴。

过了没多久,去找楚遇的人回来了,脸色有些差,他站在楚莫秋的跟前有些小心地说道:“少爷不在房间。”

楚莫秋:“不在?”

那人点了点头。

楚莫秋站起身,那纸巾随意地扔在了桌面上,明明再也普通不过的动作,却在外人看来带着一丝丝的怒气。

径直上了楼,打开了楚遇的房间。

床单被子都异常整齐,连带着窗帘都是拉开的状态。楚莫秋面上不显,转身下了楼,来到监控室,跟着的人,见状立刻会意地调出昨晚的监控画面。

监控里,楚遇一个人站在客厅中,监控上的时间在不断地变化,楚遇长时间地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,楚莫秋看着屏幕里的楚遇,目光变深了一些,过了许久,楚遇才动了动,那只扶着额头的手落在了身侧,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的监控,纵使监控很清晰,还是难以看清夜晚下,远处的楚遇脸上的表情。他也只是看了一秒,就走了出去。

监控来到了另一边。

楚莫秋看到楚遇提着行李箱,离开了。

那调监控的人,不自主地看了一眼楚莫秋的脸色。

楚莫秋没说什么话,转身出房间,打了一个电话。

“昨晚少爷去哪里了?”

电话里的人支支吾吾地一阵子:“楚董,我们跟丢了。”

楚莫秋目色一凌,语气却没什么变化:“昨晚他出去已经很晚了,你们既然你跟丢了,为什么没人和我说?嗯?”最后一个结尾的音调,让电话的那头的人无故冒了一身的冷汗。

“楚董,我,我们以为少爷会回家,在楼下等着。”

“所以,他回去了吗?”

“没,没。”

楚莫秋指骨泛了白:“去领罚,少爷要是出点事,我扒了你的皮。”

楚遇消失了,消失了一个晚上,并且没有回家。

楚莫秋没了去公司的心情,叫了所有可以派出去的人,去找楚遇。

楚莫秋闭着眼睛,冷静地坐在书房的皮椅上

从小到大,不,应该说自从爸妈去世后,楚遇一直都很乖,他这种乖,像是没思想的提线木偶,他永远信任楚莫秋,永远会按照楚莫秋说的去做。

小时候,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反抗家里人的时候,可楚遇没有,一次都没有。

别人带楚遇去酒吧,只要楚莫秋一个电话,楚遇就会乖巧地回家。

要是出去,楚莫秋给了他门禁的时间,楚遇一定会在门禁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